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赏诗词之月  
    桂秋菊月,天凉又一重,道是秋分已过,寒露未至,时逢中秋。

将情思寄明月,阴晴圆缺,悲欢离合,大抵皆遇过不如人意事;将此情置长夜,不过是孑然一身送远客。
  千古江山,最是多情文人墨客,若道抒情言志,最是明月嵌诗词。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这愁心哀怨,一半是飘零之感,一半是离别之恨,不以鸿雁传书、双鲤纸笺,千思万绪只凝一句寄明月,这是李白对月的私语。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明月不知倦客意,泠泠然只留一人孤舞。“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皆道谪仙人豪气入肠,七分酿成月光,余下三分啸成剑气,秀口一吐,便半个盛唐。但何人知仙人遗世,落了个孤身无伴,只是梦里“一夜飞度镜湖月”。这是李白似月脱尘放荡不羁。
  若说谪仙人吞了半个盛唐,那剩下的另一半,便翩然隐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中,它以孤篇艳压全唐。“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这是雍容的盛世气象下才有的阔然境界,潮平岸阔,月生此间,胜星垂平野,盖辰透纱云。“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此间明月未有无病呻吟,未有低吟哀叹,却是镀上哲理的箔衣。江月俯察万物变迁,轮回流转,不眠不休,可是在等故人?世人兜兜转转,无穷无尽,若江月有情,见流水不息,才最为孤寂。
  提及明月,大抵世人皆有惆怅凄凉之感、缠绵却离之悲。“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如此,“花明月黯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亦然。若言有异,可道花间词派之“垆边人似月”,佳人如月,冰肌玉肤,骨清神秀。
  再话宋词,多清丽婉转之篇,词中明月意向多使人觉细腻幽微、如玉似水。“杨柳岸,晓风残月。”“晓月将沉,征骖已鞴。”对奉旨填词的柳三变而言,醉于笙歌柔舞,安于青楼浅斟,偎红倚翠,又冀浮名,明月怕只是如剜心般让人哀痛。但因此只停留在无病呻吟这层,便把宋词中意气风发的文人傲骨埋没得一干二净了。
  “五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将军百战,一朝凯旋,则月为勋章,遍布荣光。“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若豪气浩然,驱尽敌寇,则不负满月意向。“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尽豪放,敢入月宫,抡斧斩月桂。唱一曲宋词,东坡饮酒,秦观夜话,稼轩论剑,清照煮茶,语明月诉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