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浮桥  

  太阳沉到西山的这一瞬,即将沉落下去的短暂的这一瞬,真是美好无比景象绚烂的一瞬。泛着嫩黄的杨柳林带在这一瞬间染成了橘红,河岸边刚刚现出来的绿草垛也散发着金光。浮桥上的男人和女人被这瞬间的霞光涂抹得糊涂了,男女莫辩了,只有那欢乐声分明地清脆悦耳,土和庄稼印证这一切。村中间的一条“楚河汉界”使两岸“对峙”起来,为了“冰释前嫌”,村民们架起了沟通彼岸的木桥,零零散散的木头成了和事老,便利了行人,更拉近了两岸人的心。
  河神似乎天生就是暴虐的性情,他见不得人世间的和谐与情爱,肆虐地挥舞和咆哮着,木桥的棱角渐渐圆滑了,灾难也悄无声息地潜伏着,准备随时袭击这厚实的村庄。
  李大叔赶着老黄牛要去对岸翻地,哼着乡间小调,像以前一样平静踏实地走上木桥。“不好啦,不好了,李大叔和牛翻河里了”。二娃子惊慌失措地呐喊着,平日里松耷耷的脸庞变得僵硬了,目光中充斥着恐惧。两岸的人们在叫喊声中纷纷攘攘地靠近营救。在绳索的挣扎中,李大叔活了,牛死了。李大叔落下了病根,作为一个吃土的农民,牛命似乎显得更加重要了。
  “要命了,胖婶家的猪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