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上善若水任方圆  

游走世间,当如水般,有避高趋下之谦逊,怀刚柔并济之能力,拥泽被万物之胸怀。穿山过谷,潇洒自得。天地风云之变化,灵活应对。遇方,则方;遇圆,则圆。只恪守本心,坚守理想,积聚力量,汇流成海。
  想那战火纷飞的春秋战国,吴越之战为其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吴王阖闾任用伍子胥、孙武为其横扫八荒。正当鼎盛之时,孙武选择隐退山林,倾注毕生之心血著写《孙子兵法》。与之相反,伍子胥则仍秉承不变之忠心再助夫差。哪想夫差并非贤君,纵百般劝谏,何曾有半字入耳,末路英雄满怀忧愤,落得个自刎的下场。
  再说那越国,范蠡、文种再加勾践之卧薪尝胆,黄池一战终得三千越甲吞灭吴国。当且强盛之时,范蠡急流勇退,放弃官场,泛舟于湖上,终成陶朱公之美名。可怜苦心之人文种,不知变通,战战兢兢而惨遭灭门。
  他们四人皆乃当世要员,行于世间如水者当属孙武、范蠡,善始善终,留那妙哉一生任人评说。而终持一心者如子胥、文种,他们忠心一世却不得安眠黄泉。何以天堂地狱之别邪?则乃“若水”二字尽释也。如水之随圆就方,当尽其才时则展现无遗,当敛其华时则完美收官,潇洒行世岂不乐哉?如水之过石,飘然,流然。
  然纵如水般圆润行世,也当有自己的傲骨,若似张仪、赵高之辈,何以得水之精妙?水之过臭污渠,则随之脏而黑臭,这样的水自然不可游刃于世间,虽奔腾,不过一栖之地而后滞,如此拖泥藏垢之水不做也罢。
  当如水般毅然决然,只一心奔入大海,得其所属。如若不可,则宁入清流小溪,也不苟且成一塘死水,风干成泥,惹得一世烘臭。屈子、项籍、岳飞,纵然生命之歌戛然而止,自有后人为其传唱万年。他们的魂灵如那至清之水,在历史长河中汩汩不息。如此之水,轰轰烈烈,激越千里,虽时断流,又有何憾哉?终成一世之名而后止!
  上善若水任方圆,是一种刚柔并济,是一种曲直相容。秉水之心,持水之道,以包容之心对待万物,恬淡静美如水,行于世则毒虫猛兽为之让道,高山流水为之筑桥,直达生命里的至善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