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四年后,最初的梦想还在吗?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光阴荏苒,四年的大学时光已接近尾声,多想再去孔目湖畔临风骑行一次,再在教室里捕捉同学那纯真的笑靥,终于要告别了,要离开这片承载着四年记忆与青春的热土。站在学校门口,是否能回忆起四年前初见的情景,回忆起彼时迷茫懵懂的自己,彼时的你,怀抱梦想,踌躇满志。如今,你的初心实现了吗?
惠炜:写剧本的工科男
  惠炜,13级理学院光电信息科学与工程二班的学生、校世纪英才学员、创新创业实践小组组长、南京工业大学准研究生。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工科男,最让他心驰神往的却是写小说。“一开始,我的梦想是写小说,后来加入了蓝色火焰剧社的编导部,我就开始写剧本。其实剧本跟小说一样,都是表达人的想法,但剧本更有表现力一些。”
  惠炜的编剧之路并不顺畅。大一刚接触剧本的时候,他并不懂剧本的专业知识。出于对写作的热爱和担任部长的责任,惠炜下决心利用假期好好专研一番。“每天醒来就是看话剧,琢磨剧情,写本子。”经过一年的积累,量变达到了质变。他创作出了《西装》,用以表现大学生的迷茫,讲述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并将它搬上了舞台,从此打开了他蓝火原创剧的大门。在今年的大学生戏剧节上,惠炜还凭《西装》得到了省话剧团老师的高度认可,走向了更大的平台。
  继《西装》之后,他还和编导部的伙伴们创作出了《疯人院》。“因为缺乏专业性的指导,很多时候都是靠自己摸索。每天晚上都和伙伴们在12栋303教室里讨论修改剧本,只是为了让剧本表现力更强,舞台效果更好。”回忆那段写剧本的时光,惠炜感慨道。
  “写剧本是我一辈子想做的事。”惠炜说,“但是就业压力很大,目前我没有办法以话剧为职业,所以我选择了保送南京工业大学读研。话剧仍然是我的最爱,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做一名职业编剧。”
  梦想每个人都有,但是贵在坚持,学业如此,编剧更如此。
韦鲜:声乐带来的内心蜕变
  她的大学比别人多一年,每天与琴房为伴,她就是别人眼中的艺术生。“很多人总以为艺术生很幸运,不用学太多文化课,对艺术生怀有偏见,觉得我们很懒散。那只不过是随性,因为艺术天生就需要感性。当然,我们中可能也有懒散的,但我不是。”12级音乐学声乐班的韦鲜说道。
  声乐与汉语言文学双修的她需要读五年,而在这五年里,她认真去做并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如今她已保送江西师范大学艺术硕士,回顾刚进大学时的梦想,便是唱好歌,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唱歌是孤独的,而且不像文化课,去背去练就好,唱歌只能靠自己领悟。”在这几年学音乐的道路上,韦鲜碰到的最大的困难就是遭遇瓶颈期。要练好一首歌,需要通过反复演唱,先熟悉歌曲的音调,再练习感情的递进。“那段时间会很烦躁,怎么唱都唱不好,达不到那个境界,每天就在琴房一直练,什么时候能突破了就什么时候结束。”再回忆起那段时期,韦鲜表示渡过瓶颈期最重要的还是坚持和心态。
  韦鲜就这样在孤独的声乐之路上一次又一次地战胜困难,突破自己,变得更坚强更自信。坚韧的内心也让她的生活更加精彩。音乐给她带来了自信,让初进校园时羞涩的她学会去在众人面前表达自我。作为英杰演讲协会会长,她掌握了演说的技巧,也学会了为人处世的道理。从此,孤独的歌者成长为一个谈吐不凡的艺术家。
  就要离开待了五年的交大,韦鲜心怀感激,在这里,她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挚友、循循善诱的师长,更重要的是,她实现了最初的梦想,并沿着梦想的道路一路前行。
王传秀:专注、踏实的追梦人
  “我不会去设想很大很空的事情,我的准则就是踏踏实实。”13级车辆工程专业学生王传秀说道。她是原交通运输学院新闻部部长,负责学院官网新闻编辑,也是科技创新能手,还是公认的学霸。她爱笑、洒脱、认真。大学期间,她坚持“踏踏实实,全力以赴”的行为作风,誓要把大学四年过得充实精彩。
  她原来的梦想是当一名模特,在T台上绽放魅力,但家人并不赞成。她的父母考虑当下的就业形势和家庭环境,希望她将来能从事比较稳定的工作。在家人的劝告下,王传秀收敛了张扬个性的梦想,选择了现在的专业。
实干派的她认为,既然不能改变环境,那就改变自己。大一、大二她在学生会努力地工作,活动现场的记录、活动后的跟踪采访、新闻网的编辑等等事务她都尽职尽责,通过部门任务不断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既然父母希望我未来能有稳定的工作,那我就在大学培养自己的工作能力。”
  踏实不意味着要泯然众人。丰富的学生工作充实了她的生活,也让她爱上了如今的自己,爱上了现在的专业。王传秀将张扬的个性带到专业里,她渴望在专业领域上有所建树,用不同的方式放飞自我。于是她毅然选择国外读研,现在的她已经成功申请到了去新加坡读研。
  谈及考研的成功,她归结于自己勤恳踏实的作风,并在学习工作与个性中找到了平衡。王传秀适应了新的环境,并尝试在新的领域发扬个性,梦想虽改,初心不变。
王可可:游学理念的先行者
2013年9月,一脸青涩的王可可来到了交大,带上家人的期待,带上对大学生活的憧憬,来到新的环境,开始新的生活。“我的爱好比较广泛,文学、历史、政治、军事、科技等各个方面我都有所涉猎,我憧憬着自由开放的学术氛围。”然而大学生活并非他憧憬中的五彩斑斓,日复一日的早读、上课兴、晚自习等学习安排让他感受到一丝枯燥沉闷。他崇尚更自由的学术氛围。在平日里的阅读和了解中,他接触到了“游学”理念。
    “游学”就是“游历+学习”,这是王可可对“游学”的理解。游学团队可以通过在城市中游走,寻访“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机构”,拜访具有人文和社会情怀的老师,了解他们各自研究的领域和工作的环境。在他看来,旅行可以增长自己的见识,更重要的是能请教国内各地域、各领域的前辈导师,最直观的了解社会文化。
  于是,他在和五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一个草根团体——游学社。他们众筹资金、自发联系导师和机构、选拨学员,然后带领团队前往目的地旅行,并拜访当地学术界、文艺界、技术界等不同领域的导师,了解不同领域的社会问题。游行结束,他还会整理游学录音,制作成游学文集。“我们没有野心和奢望,只是为自己、为其他人文情怀强烈的朋友创造一个平台,打破传统的教学模式,开放‘大学’。  ”王可可表示。
  一年来,王可可带领团队已经走过杭州、西安、武汉、深圳等地。这一年他不仅以最直观的方式丰富了对各行各业的了解,增长了见识,也更早的融入了社会,积累了人脉。“这是我的爱好,同时,我也希望自己以后能从事相关的工作。”
  这位志存高远的游子,早已成为追梦道路上的先行者。
陈旺:用习惯带动成长
  刚步入大学的陈旺对自己的发展方向是迷茫的,当年的他没有明确的目标。年轻懵懂的他对自己的专业不知就里。
  然而即使对前途感到不解,但中学以来养成的良好的行为习惯在花椒的学习生活中延续了下来。他每天早睡早起,有着军人般严苛的自制力。做事不拖沓,一丝不苟。平时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他总能超额完成。于是他发现,自己最合适也最渴望的发展就是深造学业,当一名学者。
  明确内心的追求后,他便更加坚定,更加努力学习。他不仅仅是为了考试、为了学业而学习,而是更纯粹地热衷于追求知识。拿到一道高数题,他不仅只是计算这一题的答案,更在乎的是处理问题的思路,进而磨练自己做学问的态度。就这样,陈旺把他自己的坚持变成目标,向着一个更专业更深奥的学术平台迈进。凭借着苦行僧般对梦想的追求,他如愿收到了长安大学的录取通知。
  “大学四年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找到了自己的追求,并按照自己的意愿考上了自己想去的大学。”没有停歇,也无需怀疑有用与否,只是觉得喜欢,仅此而已。“在年轻时不拼搏就是虚度年华。”陈旺说道。
  峥嵘岁月,带走了陈旺的羞涩和稚嫩,却带不走他的梦想。相反的,四年的时光让陈旺找到了自己的初心,确定目标,去努力,为自己创造出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