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以有用问于无用  

  《泰伯》里有句话:“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意指让我们永远保持谦逊的态度,问于不能,问于寡。”而今,我想化用一句“以有用问于无用”来表达《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即将结束的感受。
  老子云:“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有用无用的价值不是立马能看出来的。看事情若是非黑即白,必定会错过神秘的灰色地带,多了几分机械,少了几分灵气。
  说实话,虽不似部分同学对这类思政课嗤之以鼻,我内心深处也并不能谈上热爱。是的,毛概课不像专业课,能让我们以后有谋生的本领,得以在社会上立足。
  长江黄河在开源的地方都是涓涓细流,然后不断地有水系汇入其中,然后不断地、慢慢地壮大到长江和黄河如此之辽阔。你能知道是哪条汇入的溪流、哪条汇入的河流让黄河成为黄河,让长江成为长江?我当然无法回答,我这一路上汲取这么多营养,到底是哪个营养塑造了我,我无从而知。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正是有许许多多看似无用部分的叠加与积累,才有日后成果的薄发。
  如果把专业课的学习比做船舶的动力,思政课的学习无疑便是舵盘。这是起到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对价值观的日臻完善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大学是止于至善,这是我认为大学最重要的因素,永无止境。面对最小的宇宙和最大的人心,只要可以探究的而且能得出一定结论的就不算辽阔,无法掌握的是最辽阔的,人心是最辽阔的,不断探究的最好方式定是将有用的和无用的进行结合。
  老师在上课时,喁喁细语,春风化雨,润泽心田。将枯燥乏味的理论变成一个个鲜活的例子,或讨论,或自由阐述,或辩论,不知不觉间,艰涩的理论就变成了明白晓畅的解释。乐哉,美哉!
  此为这学期《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的最大收获。
  再有一点便是自己给自己疑惑的一个解答。
  是的,之前我很不解,书本上的知识我们在近代史亦或是在初高中的历史课、政治课已然学过,经历过多少次应试检查,大家自然对相关知识了然于胸。为何仍要反复讲?这不是很明显浪费时间吗?这些知识点,我们在平时点滴碎片时间就可掌握而且方便快捷何不用来学习新的知识?
  现在看来,这种浅薄理解真是荒谬之极,枉读十几年的书。
  从《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来看,我们显然并不是对相关知识了然于胸,包括我自己,对于学过的知识也是记忆得不准确、不清晰。
  关于这些从初中讲到高中的知识,我最近忽然觉醒到,这是一个关于本的问题,关于根的层面。无论是“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还是“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的阐述,都旨在告诉我们要重视本,重视根。我们的国度文化、历史源远流长、百花齐放。我想之所以会从初中到大学一直反复强调这些知识,一是要我们学生将之烙刻于心,深深注入我们的血液当中去;二是循序渐进突出深度,很多时候,在不同年龄层看待同一个问题的感受会有所迥异。我们在初中高中看待一个问题和大学里看待同一个问题的看法也会大不相同。用反复的锤炼讲解,不断纠正错误的航向,臻于完善自己的价值观,这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再有一点,是从平时媒体资源学习思政知识的自我观点的驳斥。是的,我们的身边的资源确实很丰富而且极其方便,但是,都是碎片化、不成体系的,缺乏良好的整合和清晰的脉络引导。很多知识点看过之后便是抛之脑后,浑然不觉。正是要在课堂里系统学,找到脉络,抓住症结,我们的学习才能如鱼得水,清晰畅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