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天涯海角 惟愿君安  

  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叫难过;初中毕业的时候,把再见的时机留在了同学录里;高中毕业的时候,在放纵的狂吼和酒杯中定下若干年后的约定。是啊,说好了再见面的,那些面孔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原来毕业后那些想见的人,再也没那么容易见了。
  初中暗恋的姑娘听说已经结婚了,她的婚礼我没有参加,我们已经六年没见了,六年前的毕业似乎就注定了无缘再见。我仔细回忆我们这些年联系的次数,好像只有那么一次吧!2013年春节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祝福短信,我礼貌性地回问对方是谁,很快就出现了熟悉的那个名字。就那么三个字,冷冰冰的,没有以前那种撒娇和取闹,看来我们已经不熟悉对方了。这是我们这六年里唯一的交集。
  对于天各一方的人来说见一面确实很难,不过对于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人呢?答案是依旧不容易。我和很多高中同学都在同一座城市上学,不过几年下来真的坐下来面对面聊聊天、喝喝咖啡的人真的很少。有时候翻开微信列表都是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现在却怎么想也想不起面孔。回到家里无聊的时候信手推开存放旧物的抽屉,大大小小的照片整齐地叠放在那里。大头贴上的都是那时候玩得要好的朋友,但除了模模糊糊记得小名,学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班级集体毕业照被压在最下面,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我把它们一字摆开,照片一张比一张大,一张比一张清晰,但我不敢仔细辨识照片中的人脸,因为怕自己知道自己忘了那么多人。或许我们当时只为毕业激动不已,以至于连一次好好的告别都没有过,我们都以为毕业只是痛苦学习的终结,却一不小心彻底断了联系。
  毕业了,各奔东西,都有自己的事情。“学习党”继续钻研课本,参加各种各样资格证书的考试;就业的就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经常深夜发朋友圈抱怨加班辛苦;还有很多早早做了家庭妇女的女同学晒上自己刚满月宝宝的萌照。时间更充裕的在校学生发起一个聚餐公告,然而响应的人寥寥无几,有的说工作忙脱不开身,有的拖家带口行动不便。本来一次好好的见面就这样被冷淡的气氛破坏了。其实很多时候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找不出见面的理由。以前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澡堂洗澡,即使睡下了也得来一场不长不短的卧谈会,再没有比那时候更熟悉彼此了。现在大家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认识了其他可以替代以前朋友的人,忽然说见一面总是有点儿心虚,于是就有了各种不去的理由。
  很多人毕业时压根就没有明白毕业到底是什么,可能觉得不过就是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再面临所谓成人世界里的那些规则,大不了每天过得很辛苦。我们迟早会面临离别,有些我们无法避免,有些我们无法控制。我们发自内心地想要留住一些人,却还是任由他们四散天涯;可我始终坚信每次相遇都有意义,每次陪伴都是珍贵。
  最怕一个人离开你的生活了,你才发现当时想说的话一句都没说。就算毕业,就算分道扬镳,就算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就算我们再见面没有那么容易,我们也不轻易说再见,因为我们都陪伴了彼此这么多年。如果我们再也见不到彼此,天涯海角,惟愿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