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扫一扫

大头网
大头网
大头网
  相逢花事  

  春姑娘默默地、不声不响地叩响了春天的大门。抬眼间,枝上就缀满了斑斓的花,微风踩着小碎步从旁走过时,枝叶起伏波动,宛若流动的彩色瀑布,绚烂美好。纷繁的花儿渐渐迷乱了多情的双眼,让人无法辨别是哪一朵在对我们笑,藏在花瓣背后的故事随着笑声颤动,盛开在季节里的花事妖娆!
  清脆的鸟叫声唤醒了一个夜晚的沉静,在母亲锅碗瓢盆“丁丁当当”的撞击声中醒来,吃过早饭后便麻利地奔向学校。学校和家的距离并不远,很大部分时间是花在了路上。袅袅晨雾凉凉披在身上,早起的花儿伸着头憨憨地舔着露水,最熟悉的是一种小小的蓝紫色的花儿,只晓得它有五朵花瓣,密密麻麻地点缀在绿丛中。不过她娇嫩得很,还未碰着花瓣就已经掉落了,大有誓死不从之势,丝毫不输给贞洁烈女啊!知道了它的脾气后,我就只好蹲下来慢慢观赏,“有花堪折直须折”只是私人的占有,留花于枝头却能让更多的人欣赏。
  从路上走得多了,什么时候开什么花都了然于胸,不过也有始料未及的。曾意外地摘到一朵紫红的花,类似喇叭花,却又比喇叭花大,更妖艳,于是一路捧着到学校。曾经在有关草木类书中看到过那种花,只知道那是种有名的花,却并未记住名字。但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最重要的不是它曾带给过我惊喜与愉悦吗?
  不过,最令人陶醉的当是油菜花开的时节。太阳拖着胖胖的身子不断下沉,油菜花播撒着芬芳,蝴蝶在一片黄灿灿中翩翩舞动,庄子梦中的蝴蝶应该也似这般活泼可爱吧!为了不辜负这灿烂春光,便半蹲着,踮起脚尖,手半合,屏声凝息,想来个出其不意。机灵鬼似的蝴蝶身手矫捷,四两拨千斤般化险为夷,自己倒像个灰溜溜的不得志的将军。偶有那么一两个大意的蝴蝶闯入我的手心,扑闪着翅膀博同情装可怜。禁不住攻势,无奈放手,罢了罢了,不要再让我捉到你。有了这条花路,上学的路上也不再乏味,对出发与回归也有了期待与雀跃。
  槐树在华北平原是比较普遍的树了。夏季,槐花开放,花香十里,洁白成串的花儿不知虏获了多少姑娘的芳心啊!有诗言:“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想一路到天涯。”槐花不仅观赏性强,还可以食用。每当嗅到槐香时,便拉着母亲去摘槐花。越老越粗的槐树开得花也就越多,却又很高,不容易摘到。但又有什么能难得了辛勤的劳动人民呢?把镰刀绑在粗壮的竹竿上,不一会就能收获一盆的槐花,将槐花洗洗,便可以蒸了来吃。胸腔中含有淡淡的香甜,说不出的是满满的享受。时常将槐花塞进枕头里,夜晚在清香缭绕中沉沉睡去,一夜好梦。
  常常做到这样的梦:穿过狭窄幽静的小路,拐弯处即是一片花海,人被淹没其中,眉里眼里都是笑。梦由心生,确是如此。喜欢是与生俱来的,它早已在血液里蠢蠢欲动。喜欢每一朵花儿,每一朵都是那么独特,努力生长,靓丽绽放。相约每个花期,相逢每场花事。